法官制服的年轮:跨越四十年的司法记忆
2019-01-03 14:50:37 | 来源:香港白小姐 资料
  • 身着84款制服的张光荣(左一)与同事合影
  • 90年代初参加培训的张光荣(后排左一)
  • 90年代担任审判长的张光荣
  • 担任代理审判员的钟家玉(后排右一)工作照
  • 身着2007式夏装的钟家玉工作照
  • 荣昌法院执行局青年干警风采
  四十年,是一代人的成长历程,从呱呱坠地到不惑岁月。

  四十年,是两代人的青春记忆,从向往成熟到芳华迟暮。

  四十年,是三代人的幸福相聚,从孑然一身到血脉相承。

  四十年,对法院人来说,要回忆的太多、太多。印象最深是由不断更新的制服讲述的光阴的故事。

  法官制服不仅仅是时代审美的符号,更是司法图腾,而法官制服的演变,更是一个国家司法记忆的历史画轴。几十年风雨,大盖帽退出了,小翻领留下了,制服不断更新,但法院人始终不忘初心,在司法改革的浪潮中披荆斩棘、一往无前,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从无到有 职业荣光

  走进重庆市荣昌区人民法院的档案室,翻开尘封的照片,一幕幕往事浮现眼前。法院办公地址从建院伊始的政府大院到玉屏街再到海棠大道,又从海棠大道乔迁昌龙大道。而法院干警制服也从无到有,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在时代的浪潮中历经三次大变革,六次改款调整。

  “没在法院工作以前,法院给人的感觉是神圣和庄严。1977年退伍以后进入法院工作,和部队作军服不同,同事们都是着便装上班。这样的着装在审理民事案件或调解时可以拉近与当事人的距离,特别是在离婚案件中,能够更好的缓和家庭矛盾,化解家庭纠纷。但在审理刑事案件中,穿着便装,职业特征就不明显了。”重庆市荣昌区人民法院退休法官张光荣说起刚开始工作的情形,记忆犹新。

  伴随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神州大地,1984年,法院干警迎来了首套制式服装。军警式制服风格,大盖帽上国徽金光闪闪,肩章上天平熠熠生辉。夏服、春秋服和冬服三种样式让84款法官制服四季分明。夏装上衣为长袖、明兜、小翻领、青灰色;而春秋装、冬装为藏蓝色。小翻领下有风纪扣,上衣四明兜。在南方,穿着春夏秋冬制服均佩戴肩章和大沿帽。

  “当时第一次换装,带着大盖帽端坐在审判庭中间,才真正的感受到法院的庄严和法官的神圣职责,换上正式的制服以后,才觉得自己是一名真正的法官。”张先荣说起当年的换装很是激动。

  “在我的记忆里,1984年的第一次换装,大盖帽和肩章,多少带着一些“武官”的气息,作为法官我更喜欢后来带着“文官”气息的小西装和小徽章,更符合法官的身份,走在大街小巷,街坊们都知道是法官,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张光荣说。

  从军警式制服到小西装,着装变化只是张先荣法官职业生涯的一小部分。改革开放以来,司法改革不断推进,司法现代化、职业化、专业化取得显著成就,影响着他工作的方方面面。“在法院工作的几十年,从五十年代没有一本完整的法律,到现在法律法规完整。法官的专业素质和文化素质正在进一步的提高,既有从部队来的退伍军人,也有各大高校的专业人才,打造出了一支政治素质专业素养过硬的法院队伍。”

            几经变革 青春记忆

  在80年代至90年代,有两个烙印深深留在荣昌法院干警心中:一个是已成为历史的大盖帽,另一个是从未改变的小翻领。

  大盖帽是大檐帽的俗称,因起源于军装,是二战的美学遗产。“在战争年代,哪里有战火哪里就应该有大盖帽,和平年代时期,哪里需定纷止争,哪里就会有大盖帽,对于大盖帽有一种崇敬的和神圣的感觉。”90年代从人民教师考进荣昌法院钟家玉法官打了个比方。

  黑色散袖口、刺绣领饰、红色半前门襟并配5粒装饰扣的2000式法袍则树立了新的法官庭审形象。后来配发的法袍则再度改款,取消了领口小法徽,将大法徽图案绣在法袍左前胸位置,前胸为4粒金黄色装饰扣,法袍领口、袖口的图案统一为金黄色。

  这一次是划时代的制服改革。干警们回忆,当时新华社播发的消息特别提到:“告别肩章和大檐帽等军事色彩较浓的装饰,代之以法官袍和西服式制服、佩戴胸徽,中国法官的外在形象将焕然一新。”

  “当我带一次领到西装制服,拿回家里摸了又摸,心头美滋滋的,比起大盖帽的庄重,这套制服穿上以后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法律人,有一种自豪和责任。”钟家玉说道。

  2007年以后,法官夏装一改往日的一袭灰色,上衣的色彩成为了浅湖蓝色下装是藏青色西裤或裙装。春秋和冬装带上红色的领带和闪光的法徽,法官们变得更加英姿挺拔、精神干练。为了让这款制服富有诗意,法院干警将上衣的色彩命名为 “月牙白”。

  “‘月牙白’陪伴了我十年,见证了我们审判事业的一种进步,见证了我们法律人的点点滴滴,见证了我自身的成长和成熟,就像我们经历的司法改革一样,在制服的不断演变下,我们也会更好的发挥我们法律人的力量,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构建一个和谐、安定、祥和的社会。”钟家玉说。

             传承沿袭 情怀依旧

  “那一年的那一天,来到这门前,满地的梧桐叶,初来乍到的秋天,穿制服的小姐姐,漂亮得不明显,你说梦想定会实现,在未来的某一天……。”一首《宁海路75号》火遍了整个夏天的法律圈,伴随“奶奶灰”乐队的走红,法院干警将“月牙白”制服好好珍藏,静静地迎来了被小伙伴热捧的2017式夏装制服。

新夏装的款式是向光辉岁月致敬,颇具怀旧风;色彩是伙伴们印象深刻的“国际灰”。设计理念既注重服装的庄重性、严肃性,也注重体现职业服装的美观大方。依法行使审判权、执行权,依法保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被寓意其中。

   “我第一次穿上的制服是‘月牙白’,当时特别喜欢这一身富有诗意的文艺范儿制服。而现在的新款制服,穿上以后有一种职业荣誉感,对于从小憧憬能成为一名法官的我,复古风格的制服带给我更多的是一种内心的震撼,穿上制服不仅是外表的英姿挺拔,更是彰显内在的精神,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新起点。”重庆市荣昌区人民法院青年法官刘鑫回忆道。

  “从‘月牙白’到‘国际灰’,时光匆匆,转眼七年已经过去,我也经历了司法责任制改革从启动到推进的过程,切身感受了改革带来的一系列变化,作为一名年轻的员额法官,我会更加坚定自己当初选择法院时的初心,牢记一名法官的职责与担当。”刘鑫说道。

  其实,法官制服的变化,不仅是法院干警的体会和记忆,也悄然记录下了法治进程的步履。四十年来,法院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穿制服的小小青年。四十年来,也欢送了一位又一位离退老前辈。从中山装到军警服、大檐帽,再到法袍、法官制服,职业特色越来越突显,款式面料越来越符合潮流。物质生活在提高,审美观念在转变,公共管理理念在转型,服务理念在提升。我们所经历的法官制服变迁,已成为法文化的组成部分,从一个侧面生动形象地见证了法治建设走过的辉煌历程。

  走过光阴四十年,回首不再是从前。四十年来,大盖帽退出了,小翻领留下了,制服样式的改变背后自有坚守与改变执着。我们换下的是留有时代印记的制服,不变的是守护公平正义的初心!

(重庆市荣昌区人民法院 报送)
责任编辑:裴夏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