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显维护公平正义的决心和力度
——浙江台州扫黑除恶“第一案”审理纪实
2019-05-15 09:32:26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孟焕良 陈绍青 刘竹柯君
  28名被告人、53起违法犯罪活动、195册公安卷宗,指向一个为害一方十余年的黑社会性质组织;9天时间、39名辩护律师、65.8万余字庭审笔录,考验着刑事法官依法办案的能力和担当;8个工作小组、180名安保警力、110页判决书,彰显的是法院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决心和力度。

  这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涉黑案件。被告人及辩护律师人数众多、案件复杂、影响重大,刷新了浙江省台州市两级法院审理的“涉黑”案件纪录,堪称浙江台州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的“第一案”。

  在台州市椒江区,郑官顺(绰号“老五瓜”)名声在外。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因打架凶狠不计后果、讲江湖义气等原因,成为椒江“南山殿帮”黑老大,并因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多次斗殴受重伤、多次入狱,在社会上产生恶劣影响。2018年12月,经玉环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组织、领导者郑官顺被依法严惩,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712000元,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27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十三年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2019年4月,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一个有“黑”背景的大公司

  1990年7月17日,郑官顺因犯流氓罪被椒江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1年10月25日,因犯非法买卖枪支罪被椒江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2005年7月,台州市强盛建筑基础工程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公司,实际上脱胎于上世纪80年代椒江“南山殿帮”。公司创始人正是“南山殿帮”中绰号“老五瓜”的郑官顺,公司还将原帮派中的人员重新聚集,不断壮大,最终成为郑官顺等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大本营”。

  该公司充分发挥“以黑护商”的手段,在经济领域中采用暴力、“软暴力”手段,通过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采矿、非法经营、开设赌场、串通投标等犯罪手段,大肆获取非法利益,垄断了椒江的建筑垃圾处置、椒江采砂、台州市三区的混凝土等行业,该组织收益部分用于违法犯罪活动,部分用于维系该组织生存、发展。

  自公司成立以来,在消纳行业通过经营手段获利7000万余元,通过实施敲诈勒索敛财150万余元;在采砂行业非法、违法采砂获利6000万余元,违法收取采砂管理费获利120万余元;在混凝土行业通过经营获利5000万余元,非法所得980万余元;通过开设赌场、非法经营六合彩,共非法获利880万余元……以上种种行为严重影响和破坏了行业的正常准入、经营和竞争活动,严重扰乱了当地的市场秩序,破坏了社会管理和经济、生活秩序,相关企业和群众反响强烈。

  组织头目郑官顺藏于幕后,组织以公司企业形式运作,违法犯罪活动往往由骨干成员纠集第三层级的外围“小弟”成员实施,呈现一种结构松散的假象。同时,相关主管部门在建筑垃圾消纳、河道管理、散装水泥(混凝土行业)等工作中的管理不够到位,部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被金钱等利益收买,甚至沦为黑社会组织的“保护伞”,种种因素致使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在椒江地区发展壮大并存续十余年。

  面对这样一件犯罪集团势力庞大、法律关系错综复杂的涉黑案件,如何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进行判决,考验的是法官在六大箱案卷中抽丝剥茧的能力。

  面对大案难案要案的担当精神

  为依法公正高效地办理该案,玉环法院抽调精干力量,由一名庭长、两名副庭长组成合议庭。为尽快厘清案情脉络,合议庭法官对195册卷宗逐一翻阅甄别,时常阅卷至深夜。

  “因为案情重大复杂,证据体系庞大,光厘清事实、整理归纳证据就耗费了大量精力。本案对审判团队,乃至整个法院而言,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对于有十余年审判经验的陈绍青来说,此案是他法官职业生涯中的难忘经历。

  其实,该案正式被法院立案受理时,陈绍青刚从立案庭庭长调任刑庭庭长不过半年时间,“当时心里还是挺忐忑的,但作为庭长,面对大案难案要案还是要有所担当的。”

  正式开庭前,法庭召开了三次庭前会议。第一次庭前会议以远程视频提讯的方式核对了被告人的身份信息,告知诉讼权利义务等,为正式庭审节省了时间;第二、三次庭前会议主要对管辖权是否存在异议、是否申请回避、排非、申请调取新证据进行了询问和处理,并就举证顺序、方式等事项也进行了协商确定。合议庭还针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制定了庭审预案。

  同时,为充分保障被告人合法权益,法院为19名未委托辩护人的被告人指定了辩护人。

  全案辩护人共39人,如果每个人都来法院阅卷,效率低效果差,于是法院提前对全部公安卷宗进行了扫描,制作成容量达10G的U盘,向辩护律师发放。“我本来已经做好了在法院熬上一天复印阅卷的准备,没想到这么方便,给我节约了大量的时间。”被告人徐敏智的辩护律师杨镕鸿说。

  此外,为确保庭审安全有序进行,在当地党委领导下,多部门联动保障,成立了专案庭审安保指挥部,下设押解看管组、外围警戒组等8个工作小组,制定《安保工作押解看管方案》《警务突发情况处置预案》等方案,投入安保警力180人。

  不敢松懈的庭审“马拉松”

  从10月23日开始,庭审持续了整整9天时间,3名法官每天连续工作12小时以上,始终没有一丝懈怠。

  庭审刚开始,围绕证据来源的合法性问题,合议庭当庭启动非法证据排除调查程序。

  “‘南山殿帮’不是在老早以前就被打掉了吗?我根本就不是黑社会,那些笔录都是因为我被公安的人威胁,都是假的。”面对公诉机关长达2个多小时的指控,郑官顺否认了绝大部分的罪名,拒不承认自己的“黑老大”身份。

  其辩护人也提出,郑官顺在侦查阶段所作的有关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供述系在侦查人员威胁逼迫下违心所作,对其相关笔录、悔过书应当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程序正义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不能对证据的合法性进行证明,审判的公信力从何而来?最终,在庭审的第二天下午,结合两次庭前会议及当庭的调查,合议庭确认郑官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与辩解不符合“侦查机关采用刑讯逼供或采用以暴力或者以严重损害被告人本人及其近亲属合法权益等威胁方法非法取得”的情形,其合法性不存在疑问,对其供述与辩解应综合在案其他相关证据予以采信。

  除此之外,围绕该案是否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各被告人在组织中的地位作用、相关犯罪场次能否认定为组织内犯罪、个别场次犯罪金额的认定等争议性内容,合议庭组织控辩双方依法开展法庭调查及辩论。

  “我们在挖砂的时候,来了一条快艇,说自己是‘老五瓜’手下的人,不许我们在这里挖,除非交管理费……他们是混社会的,名气很大,谁敢不交。”李某回忆起自己在2006年至2012年做泵船采砂生意时被迫上交近50万元管理费的情形。

  “他们一群人把我围住,让我交消纳费……我知道徐星忠是‘老五瓜’手下,是混社会的,所以我只能花钱消灾了。”承包挖土工作的徐某也诉说着自己被迫上交近20万元消纳费的惨痛经历。

  类似的被害人证言,公诉机关出示了很多,就是为了证明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真实存在和巨大危害。

  “其实最难的就是要平衡控辩双方,双方都有太多东西要表达了,如何引导他们有针对性地发表意见,把握庭审节奏,的确是很大的挑战。”陈绍青坦言,当时自己的精神高度紧绷,晚上也几乎没睡过一个整觉,“因为庭审的时候注意力要非常集中,要很仔细地去听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一刻都不能放松。”

  大快人心的110页判决书

  12月19日,一审宣判结束之后5分钟,玉环法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送《郑官顺(绰号“老五瓜”)等28人重大涉黑案在玉环法院一审宣判》一文,该文迅速刷爆微信群和朋友圈,“大快人心”“为法院判决点赞”等留言体现了普通民众对审判的充分肯定。

  玉环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非法采矿罪、强迫交易罪、非法经营罪、非法拘禁罪、串通投标罪、容留他人吸毒罪、故意伤害罪11项罪名顶格判处郑官顺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712000元,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被告人中被判五年以上刑期的共10人。

  此外,在认定被告人方建铭的犯罪事实时,因其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罪已超过追诉时效,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对参与强迫交易的被告人李建、黄华依法判处缓刑,充分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既不降格处理,也不人为拔高。

  “此案的审理和宣判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既突出打击重点,对首要分子、骨干成员依法严惩,又对作用较小的从犯、初犯、偶犯人员依法从宽,做到当宽则宽。”玉环法院院长董仁喜表示。

  同时,以郑官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也浮出水面。2018年6月以来,台州市本级和椒江区有23名党员干部因与该案相关而受到了党纪政务处分,5人诫勉处理,这其中有6名涉嫌违法犯罪的党员干部被依法采取留置措施,其中不乏水利系统、政法系统的领导干部。截至目前,被判处刑罚的已达5人。
责任编辑:魏悦
网友评论:
0条评论